三d独胆王

叹息:身背329条人命的空难主谋,今天还在加拿大BC省逍遥

1985年的今天算得上是加拿大历史上最黑暗的一日。

(锡克教分离运动组织Babbar Khalsa标志)

彼时,印度军方奉总理总理英迪拉·甘地的命令派重兵开进锡克教金庙圣地解除锡克教民兵的武装,随后爆发激烈流血武装冲突。

加拿大执法部门后来认定,此次事件系锡克教分离运动组织发动的恐怖袭击,且迄今为止,印度航空182号班机空难是除“9·11”事件之外航空史上第五大空难,也是加拿大历史上最严重的的大规模谋杀事件。

7时30分,塔台宣告进入紧急状态,附近的货轮及爱尔兰海军接到通知,协助在附近海域找寻失踪的182号班机下落。终于在早上9时13分,一架加拿大货轮在爱尔兰南部科克郡西南120英哩的海域,发现很多飞机碎片及尸体,最后证实为182号班机残骸及乘客。

35年后的今天,造成空难的凶手仍逍遥法外。空难遇害者的家庭可能已渐渐放下了仇恨,每年除了6月23日的纪念活动,或许也没有了其他的缅怀形式,而疫情大流行更是把这唯一的形式变成了不可能。

(被炸毁的印度航空182号航班飞机,摄于失事前13天)

造成空难的最大嫌疑犯归属于一个名为Babbar Khalsa的锡克教分离运动组织。当时他们正在煽动锡克派争取于印度西北部的旁遮普邦脱离印度独立。此次恐怖袭击事件是对1984年印度政府“蓝星行动”的报复行为。

在法庭上,Reyat拒绝透露他所知道的信息,并当庭撒谎保护他的同谋,致使另外两名参与策划空难的Ripudaman Singh Malik 和Ajaib Singh Bagri由于检方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

(斯坦利公园的空难纪念墙 建于2007年7月)

不过好在这起空难也让全球范围内的国际机场提高了安保标准,行李检查方面更是引入了先进的彩色X光机。机场也对登机流程方面进行改进,必须确认托运行李的主人登机飞机才能起飞。

当地时间早上大约7时10分,182号班机与爱尔兰香农机场的航空交通管制取得联系。在航管员的雷达上,除了182号班机外,另有两架分别为环球航空及加拿大太平洋航空的航班。当时这三班航机在雷达上重叠,印度航空班机位处最底层。但当其余两架航机飞离182号班机航道后,182号班机却在航管的雷达中从此失踪。

(Renee Sarojini Saklikar)

(三家飞机当时的位置,最下方为印航182号航班)

尽管假释委员会指出,Reyat与恐怖组织仍有关联;尽管一份2013年对Reyat心理状况的评估报告指出,Reyat“未来机遇团体的暴力行为风险相对较高”,且“对空难受害者缺乏真正的同情和忏悔”,加拿大官方部门依旧还以其自由身。

“印航182事件”发生后20年,死难者家属聚集于爱尔兰的阿哈基斯达(Ahakista)哀悼。当时的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建议当时的总理保罗·马丁把每年的6月23日定为国家的哀悼日,以纪念空难的罹难者。

三十五年后的今天,Renee Sarojini Saklikar来到斯坦利公园的空难纪念碑前,摩挲着上面刻下的一个个遇难者的名字,并在自己叔叔婶婶的名字前放下一块石头,聊表悼念。

(坐落于多伦多的印航182号航班空难纪念碑)

暧昧的正义

空难还原

1985年6月23日,一架执行印度航空公司182号航班的波音747-237B型客机在从加拿大飞往英国的航段中,突然于爱尔兰领空爆炸,坠入该国西南部的大西洋。329名乘客及机组成员全部遇难,其中还包括86名儿童。

最终,三d独胆王展现Reyat与检方达成协议,承认误杀罪与做伪证罪,并于2010年被判处9年监禁。但是根据加拿大法律,罪犯必须在服完三分之二的星期后获得法定释放(Statutory Release),Reyat也于2016年1月26日出狱,剩余刑期也于2018年8月全部服完。

(锡克教分离运动组织Babbar Khalsa标志)

Inderjit Singh Reyat是这起空难中唯一被定罪的人,本是来自印度旁遮普邦的一名技工,此前一直住在温哥华岛上。据CBC报道,他曾购买炸药、雷管和其他爆炸物,并最终制作成造成空难的炸弹。

(坐落于多伦多的印航182号航班空难纪念碑)

(三家飞机当时的位置,最下方为印航182号航班)

“直到今天我还会想起那天的空难,” Saklikar对CBC说道,“它不停地提醒着我们,恐怖袭击除了给人带来伤害以外,没有任何意义”。

航空交通管制中心人员在航班消失前的一刻听到金属断裂的声音。此时,飞机上的炸弹于约9,500米上空的飞机前货仓里爆炸,使飞机瞬间失压,从而被整个炸开。飞机残骸随后掉入离爱尔兰科克郡约190公里的海中。

(被炸毁的印度航空182号航班飞机,摄于失事前13天)

(空难发生的大概位置)

在那天,一架从加拿大蒙特利尔米拉贝尔国际机场起飞、飞往英国希斯罗机场的印度航空公司航班被极端宗教组织恐怖分子炸毁。飞机上包括280名加拿大公民在内的329人全部罹难。

在纪念日举行当天,马丁指出这次炸弹袭击并非外国的问题,而是加拿大人的问题——“没错,这是属于印度航空的客机,它在爱尔兰海域坠毁,但这是加拿大的悲剧。”

(假释委员会对Inderjit Singh Reyat法定释放的决定书)

她母亲的妹妹一家死于35年前的那场爆炸。当时年幼的表亲也从那之后成了孤儿。

(空难发生的大概位置)

Saklikar是BC省卫生部长Adrian Dix的妻子。她说,因为需要保持社交距离,此前年年举办的大型空难纪念活动,今年也不得不取消了。但是,能够在缅怀逝者时不被打扰的她是幸运的——很多遇难者的家庭成员,甚至都没有这个机会。

唯一一直以来记得这起空难的,可能真的只有斯坦利公园的石碑而已。

(印航182号航班的飞机残骸)

但是加拿大似乎并没有处理好悲剧的善后工作——长达近20年、耗资1.3亿加元的调查诉讼,使得该案成为加拿大史上最昂贵的案件,但是抓到的三名主谋,两名在审判后直接当庭释放,另外一名则在服刑7年零7个月后也被假释。

(斯坦利公园的空难纪念墙 建于2007年7月)

(Inderjit Singh Reyat)

(印航182号航班的飞机残骸)

(假释委员会对Inderjit Singh Reyat法定释放的决定书)

(Renee Sarojini Saklikar)

在事后的调查中,警方发现:在当日所有航班起飞前,有两名男子分别以M·Singh和L·Singh的化名买票并托运含有爆炸物的行李,但二人并未登机。其中,L·Singh的行李由于机场地勤人员在搬运过程中用力过大,提前在日本成田机场爆炸并造成2死4伤,而M·Singh行李中的炸弹正是造成印航182号航班空难的直接原因。

(Inderjit Singh Reyat)